痣下之臣

不二不舞:

曦江记 ~ 传送门: (一) (二)

 

原来传送门得用电脑发...
天啊,不小心...超过1分锺!! 时间果然不等人...
实在误算自己的手速,画正常版真的超级困难的TT
由其是蓝大...唉唷

决定还是不要周更好了哈哈~ 因为後面更超过我的能力范围XD

本章启动二个副本任务,正版正剧向。
第四章打怪约会篇可能稍会延後罗~~~

不二不舞:

第一篇原名:关于晚吟的二三事,本篇更名『曦江记』
因为故事不知不觉大到难以收拾......

但我不会做传送门^^" 
所以前情提要请往前翻~晚吟的二三事 (一)
 

终于赶上了,原来週更这麽不容易...

当初只想画第五篇以后的某个画面而已...
结果弄成了长篇.....想想也就尽力为之吧,莫强求了XD

下回提要,蓝大准备上线囉!

【EC】Mutant庄园 番外(AU,无能力,NC-17)

包子起起_对线菜鸡:

说走咱就走哇,动车高铁全都有啊……看肉还是走随缘吧http://www.mtslash.org/thread-203469-1-1.html




    跟大部分固守祖产的贵族不同,Erik Lehnsherr伯爵是位非常有野心的男人。他的眼光很好,早在继承爵位之前他就在自己庄园的土地上建了纺织厂,还投资了海外的矿产和茶庄,一步一步做起了航海贸易。他的事业越做越大,这也就意味着他每天有大量的公务需要处理,除了签署各类文件,管理庄园,还要接待大量的客人,大到政府官员贵族领主,小到庄园上的佃户和商人。而为了海外的生意,每年中大概有一两个月,他会亲自跟随船队出海。  




    在伯爵大人离开的这段时间里,通常是由他的管家和助手代为打理庄园,Charles也会在学生们放假的间隙回来帮忙,但显然他对自然科学的兴趣远大于经商,所以大部分时候他会挑一两本新书,在Erik的书房或者是琴室消磨时光。




   即使伯爵本人不在,王都的书店总会定期将最新的书籍送到他的府上,作为伯爵大人最亲密的朋友,Charles Xavier教授对那间巨大的书房了如指掌,他会根据封皮上那复杂的标题给新书分门别类的贴上标签,挑捡出几本他感兴趣的,然后让仆人搬着梯子将其余的放到书橱里。他还会自己转着轮椅在一排排书架间检视,顺手将低矮处偶尔归错位的书籍抽出来放回原处。




这一年早春的季风十分识趣,Lehnsherr伯爵的行程顺利的出乎意料,他的来信里提到船队归来的日期将会提前,这让正在庄园里小住的Charles分外高兴。一天午后,阳光透过书架的间隙在地板上隔出错落有致的影子,年轻的教授正懒洋洋的用手指拨弄一排排的印刷物,然后他的指尖传来轻微的滞涩——那是一本旧诗集,灰绿色的书脊大概由于主人市场的翻阅有了轻微的磨损,书页之间似乎还被夹了书签。Charles把它抽出来,在腿上翻开,才发现那根本不是什么书签,而是个精致但极其菲薄的金盒子。他不假思索地打开它,然后脸慢慢地红了——盒子里整齐的叠放着一根长长的丝带,它看起来有些旧了,边缘已经起了线头,上面的花纹也是好多年前前流行的样式了,虽然被清洗过,但仍然看得出有人在上面书写过什么。




Charles当然记得那是什么,但他确实没有想到他的爱人一直保存着这让人脸红的小玩意儿,并且显然经常偷偷的把玩,这让他有种突然参与到到别人秘密中的羞耻感——这东西的存在证明了他最为阴暗的曾经,但同样也是他幸运的开始。教授对着金盒出了一会儿神,然后轻手轻脚的把它放回那本诗集里,慢慢的转着轮椅来到书桌前,他打算给他亲爱的妹妹写一封信,即将重逢的爱人之间需要一点小小的惊喜。 




Lehnsherr伯爵是在一个晴朗的夜晚赶回到庄园的,然而只有他忠实的管家Hank带着仆人们在大门口迎接了他,Erik不死心的环视了一圈,最终略微失望的接受了Charles也许并没有期待他回来的事实。不过这种情绪并没有持续多久,这要归功于教授那位充满活力的妹妹,她并不像一位淑女那样对Erik行礼,而是带着玩味的笑意递给他一把钥匙,“Charles买了一架新钢琴,我想他还没有告诉你,伯爵。” 




 虽然早年的经历十分坎坷,但年轻的教授骨子里仍然是个浪漫的人,他喜欢永迂回的方式表达感情,这一点Erik早已经习惯了,但当他推开琴室的门,有一瞬间甚至以为自己进错了房间。琴室里光线并不明朗,只在琴盖的角落上燃起一只烛台,正在弹琴的人背对着他,从Erik的角度只能看到他裹在丝缎长裙中的背影,栗色的卷发被烛光映上了一层金红,其间微微露出一点白皙而温柔的下颌曲线,指尖流淌出来的那首熟悉的北部民谣简直让Erik以为他回到了多年前某个庄园的花房,回到那些充满危险但又假戏真做的日子里。 




 “你在做什么,Charles?” 




 “如您所见,我在为您弹琴,大人。”坐在琴边的人停了下来,微微偏过头这么回答他。他的眼睛很蓝,双唇的颜色是温柔的水红,微带红晕的奶油色皮肤是这昏暗琴室里最光明的色彩,让人想起教堂里彩色玻璃拼接出的圣相。但他的神情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了,跳跃的烛火在他卷翘的睫毛下投射出紫罗兰色的影子,他不自觉的轻轻咬了咬嘴唇,轻柔而颤抖的嗓音里带着一点无辜的放荡:“我很想念您,大人。”他又重复了一遍那个称呼。 




Erik的表情变得非常古怪,他着了魔一般走到爱人的身边,眼神幽深,呼吸也变得略为急促,“我的爱,我的想念超过你千百倍,相信我。”他俯身抬起Charles的下巴,用拇指轻轻揉弄那个可爱的圆窝,眼里是近乎贪婪的迷恋。Charles原本以为他会迎来一个火辣的亲吻,但最终Erik只是叹了口气,然后温柔而克制的亲了亲他的唇角。 




 “你知道我爱你这样子爱的发疼,宝贝。”他对疑惑地看着他的Charles解释,并试图将他抱起来,“但我不想像那个混蛋一样伤害你。”即使过了很久Erik依然小心地避免提起那些不愉快的记忆,在他看来怀里这个漂亮的天使已经经历了太多的磨难,他不忍心再让他有哪怕一点点的不开心。 




 “天哪我亲爱的朋友,你怎么能这么傻,”Charles伸手揽过了他的脖子,笑容使他的眼睛看起来亮晶晶的,“是你的话就不会伤害我,”他皱起鼻子亲昵的蹭了蹭Erik的领结,又补充道:“你说过的,Never!” 




 “Charles……”Erik沙哑着嗓子想表达一下感动,但下一秒他就被怀里人的动作打断了——Charles的手指顺着他的衣襟探了进去,在他的胸口缓慢地拨弄着,这简直像在网上的炉火上泼了一勺油!上帝啊这个迷人的、该死的小磨人精又在添他的嘴唇了…… 




 “那么……伯爵大人,现在我可以要求一个吻了吗?”